纸火南印

【无脑段子】红吉

狗雪 微茨草 酒红 晴乐

-

大天狗最近有点郁闷。

因为阿雪不和他一起日常打探索了。

大概是有一天,庭院突然下起了雨。大天狗记忆里庭院都是樱花飞舞,微风徐徐。这下雨应该是第一次吧。一觉醒来,抖抖翅膀,把掉落的羽毛一根根拾起存好,将来可以做成羽毛礼物送给…大天狗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的喜悦早就伴随着羽毛小小急促的扇动悄悄流露出来了。

“哇啊啊啊!”

非酋阴阳师又开始嚎叫了?!

大天狗收拾完羽毛后,才来到庭院里。看着大大小小的式神们都聚在一起,估计是来了新的妖怪。奇怪,也有一会儿了,为什么大家都还一动不动地围在前面呢?就像是在看什么似的。大天狗扇动翅膀,飞离地面,以更高的位置俯瞰。

翅膀一个呆滞,差点掉下去。

雪女和新来的式神在一起“玩雪”?雪童子刚来到庭院,由于惧怕,没能控制住自己,给庭院来了一个雪走。萤草受到了惊吓,双手握紧蒲公英大叫了一声。

非洲阴阳师就看到自己和隔壁的栅栏破了一个巨大的洞!匆匆忙忙跑到隔壁和同样“受惊”的茨木说明情况,也希望右隔壁的阿爸可以修缮一下栅栏。

也是在众怪面临突如其来的攻击时,有的后退,有的呈攻击姿态。雪女飘上前去用同为冰雪的力量挡住了雪走的挥斩,毕竟是二星式神,攻击还是比较轻易地挡了下来没有误伤。非酋阴阳师一看觉着有戏,立刻上前“同为冰雪一源,你们定能好好相处!”“阿雪呀,雪童子就交给你了”“姑姑这次你就可以休息了,虽然还有一大群R崽拜托你”

就这样,阴阳师每次都带着阿雪、雪童子和萤草去打探索升级,其他的…比如大天狗、鬼使黑白,黑白童子自动打御魂。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即使是几天,大天狗心里也不好受。他真的很想甩一个羽刃暴风给那个非酋阴阳师。

后来的一天,大家都没有任务,就在庭院里休息。隔壁的茨木邀请萤草去喝茶,隔壁的酒吞向红叶送了好几坛说是自己精心挑选的酒。哦,自家黑脸晴明终于勾搭上了左隔壁的神乐阿妈,至于去哪里了,式神们也不知道。

大天狗选择去了后院,桌上也没有饲料,宠物也不会来。一个人静静地坐着。

“大天狗大人”

桌上多了一盘水晶樱花饼。

大天狗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雪女,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相顾无言片刻。

“今天早上刚做的,大家都有份,大人还是赶紧尝尝吧。”说完,雪女就轻飘飘地离去。

大天狗想伸出手去抓,可最终握住的只是自己的羽毛。

孤身在后院吃着饼,拿起来的时候发现底下好像压着什么东西,先把阿雪送来的饼塞到嘴里,嗯…美味,然后把被压在饼下的红彤彤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吉”呀。

大天狗笑着,把红符收好,美滋滋地吃饼。

果然…还是在意吾的。


【无脑段子】去打结界呀

大概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我带着寮里的崽子们去打结界。

好,接下来是双方选手入场!

我这个非洲·体力弱爆·攻击无力的阴阳师站在后面,看着刚穿上清风雅乐的狗子和换上霜雪连莲的阿雪,再看看招财进宝的萤草…对面有个原皮的茨木。

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茨木…

算了,接下来开始战斗吧!

为了结界卡,冲鸭!

果不其然,非洲阴阳师和他一直没有升级的龙很快湮灭。

对方有酒吞,鬼葫芦一口一个火球,阿雪的血条接连减少。对方还有红叶,我算是见识到了枫叶的威力,群攻也很不错,只不过我的阿雪没撑住…

大天狗没有站在雪女相邻的位置上,而是被阴阳师派到最右边的占位。大天狗不知道这样的安排算什么,最后一击的风雪就在刹那间消失殆尽,无影无踪。明明有了雪幽魂,还是不行吗?

“羽刃暴风!”

萤草站在最当中,她听见大天狗隐忍而又决绝的声音,明显感受到其中包含着无处宣泄的痛苦,眼前的风暴就是他的痛苦,肆虐狂放。强力的一番攻击之后,对面只剩下两个式神:茨木和以津真天。

以津真天的群攻很是了得。没有鬼火了,治愈之光无法发动,大天狗用最后的一点血,发动了羽刃暴风。萤草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最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淡淡的,又伴随着鬼火的燃烧忽的不见了。

鸠获得了鬼火,发动毒蚀,以津真天死亡。茨木发动地狱之手,场上最后只剩下他和萤草。

治愈之光,回血。

普通攻击,萤草血条损失1356

茨木血条过半

吸取987

茨木获得鬼火,发动地狱之手

萤草御魂狰触发,吸取加暴击攻击1901 回血862

萤草攻击吸取加部分回血

茨木普攻

萤草吸取

非洲阴阳师至今还是愿意相信网上的御魂搭配和传闻的,因为萤草觉得自己一度遇上的都是假的SSR

 


【叶橙】碧波(6)

莫君和苏沐橙一同踏上了前去阮江的路途。阮江附近的村落分布七七八八,阮江就是一条银绢,而附近的村落就是不慎洒出的点点银星。苏沐橙跟着莫君到了所指的地点:吴家村。这个村落算是阮江附近为数不多的大村,人丁兴旺,和乐安康。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你确定是这里吗?”苏沐橙挑眉,满是疑惑。

“表面的东西不就是让你看的吗。”莫君歪头语气有些轻佻。

苏沐橙没有再说什么,鼓起腮帮一下,跟着莫君进了村子。

村口是用木桩筑成的围栏,进去之后的正前方是一条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街,两侧多是买粮食布料的村民,再两侧多是用茅草或蓬草覆顶盖起的房屋。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苏沐橙环顾四周片刻,回过头来问莫君“哎,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呀?”

莫君眼神飘忽不定“已经大中午了,先去吃饭吧”

苏沐橙没想到尽然是这个回答,正要反驳,莫君又抢先着开口“阮江的鱼非常有特色先去找个地方尝尝。”他没有询问苏沐橙的意见,自顾自地向前走去。苏沐橙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家伙……”

不过话说回来,莫君这个人看似随性散漫,可是苏沐橙细想起来却发现他所做每一件事都如此谨慎毫无差错,心中有沟壑,胸中有谋略;不管怎样,这个人是好的,苏沐橙是信的。她跟着莫君来到一间木头盖起的房屋前。苏沐橙看得出来这大概是村里十分有地位的人居住的地方,只不过莫君为什么会来这里?

从房屋的后边跑出来一个人,注意到站在门前的两人放慢了脚步,上前询问道“二位是从外边来的吧,找村长有什么事吗?”

苏沐橙听到“村长”,扭头看向莫君,莫君没有什么动作脸上还是一副微笑面具好像是早就知道这是村长家的模样,缓缓走向那个小伙子,从袖中拿出一封信笺递给他“有劳了”莫君微微颔首。

小伙子木讷地点了点头,就往房门里屋跑去了。苏沐橙伸手抓住莫君手肘处的布料“贸然打扰村长是不是有些不妥……”其实苏沐橙还想问那封信是怎么一回事,但又想了想莫君应该是有自己的安排。

莫君转过身来看着苏沐橙,目光很是柔和“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苏沐橙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此刻她身着橙底白罩褂的黄绣锦鲤纹衣裳,不变的是腰间的青天玉。苏沐橙呆滞了几秒钟“在湘水的时候那件衣服都沾了血,我就用法术换了呀。”只见莫君笑着看着自己,奇怪的是苏沐橙觉得他这笑不是常常挂在脸上的那种假笑,她继而看看莫君“你不也换了衣服吗”莫君不同刚相遇时的墨青长袍,他现在是黑红相搭的衣衫。

他就这样看着苏沐橙

“傻”还敲了一下她的头。苏沐橙怔怔,刚想发话,就见里头的小伙子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

没有断更 只是九月太忙 接下来要督促自己好好写文!

看到有樱花泳池的截图
就想着把很久以前拼的图发出来
顺便来个效果展示哈哈

扛起SH的大旗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Scott × Hope
哈哈:)
儿童画我努力了╮(‵▽′)╭

“今天是个好天气,出去兜风。”

没有朗爹和霍普的文
电影的糖是挺多的但作为cp粉
特别是彩蛋给我造成心理阴影之后
我渴求同人文:)
漫威的bg……
喜欢朗爹和霍普
       星爵和卡魔拉(复联3无话可说,没有勇气看下去)

看来我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还有cp名叫什么
蚁蜂吗??

胆大包天打个tag

【叶橙】碧波(5)

本章王柔出没,带一句话的张楚

-

一片深蓝。

魔爪在水里是看不出明显的轮廓的,但已受重创的的妖怪被烙上一团如水波流动的黑雾,妖怪不会发声,可此时如蛆虫疯狂扭动的黑雾表明此时苦苦挣扎苟延残喘的怪物极力想要自愈伤口,它动作又掀起水的急促波动。在这时,魔爪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和无形的水融为一体无法辨认。

一片的深蓝中隐隐显现出与其格格不入的鲜艳的红色,一点,一点,再一点。像萤火虫时隐时现,出现又消失,可若仔细,这些红色的点点越来越多,团团围绕,再是每一点开始划出属于自己的轨迹,穿针引线一般的,你滑过我的胸膛,我穿过你的腋窝,相互缠绵。倏忽,所有松散的红线停滞,继而以肉眼无法判断的速度缠绕聚拢紧缩,直到包裹成一个红色的球。这球是活的,凝聚成形后立刻向里变小。这其中有什么东西,是一种急于冲破的力量。但红球依旧我行我素,向里,变小,直至……消亡。一下子,什么都没了,红色的,力量的,没了,一切都归于平静,好似从未发生过。

一条小河但是很深的小河的岸边,红衣女子笔直站立,她伸出手,一点红色燃起于指尖,“唰”的一下如倒逆的流星去往了天空。

“老叶让你办事。”红衣女子的身后不知从何时出现了一名男子,墨绿翠竹的长袍,风度翩翩。

“药王这么闲吗?”女子淡漠开口甚至都不为所动。

“我的病人跑了,难道我还要放任她在外加重伤势吗。”被称为“药王”的男子缓缓开口,慢慢踱步向女子靠近,走进她身旁时,语气又轻柔了不少“那妖怪已经干净了,你身上的旧伤却还没干净。和老叶报信完了,同我先回谷里。”明明是如此轻柔却透露出不容拒绝的意思。

“算我服了你……不过说好的,一有任务就放我走”女子扭过头嗔视了他一眼。

“嗯。”

湘水百里外的孤峰寺庙,彼时天已黑,月明星稀,万籁俱静。寺庙是破旧的,苏沐橙和莫君在堂子的中间生起一堆火。苏沐橙抱膝而坐,下巴磕在手肘上,目视着升腾的火苗,聆听着木皮脱落的清脆声。莫君在外面的石阶上,手里拿着一张纸。

“呵。”他手一松,这张纸瞬间灰飞烟灭在略带寒意的山风中。转身,迈步,朝里走去。

“那是什么?”苏沐橙抬起清澈的双眸问道。

“手下的信,魔爪已经清理干净了。”莫君一边说着一边坐下,两腿岔开,手架在膝盖上。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沉默弥漫。

“那个……阮江那边我有熟识的好友……”

“阮江女神楚氏最近去往西海同谋略家张新杰商议一些事宜,也难怪乎阮江出事。”没等苏沐橙说完,莫君便抢先一步发话“呵,要不然以楚云秀的性子阮江怎么可能有妖怪兴风作浪。”他的语气顺势一转成了戏谑。苏沐橙和他相处下来越发觉得这个家伙一定是属狐狸的,什么谦谦公子口吐珠玑都是假的,那张嘴八成是吐不出什么好东西。

TBC.

@默读
分开的图

【叶橙】碧波(4)

苏沐橙被他盯着心里正发毛,木板吱呀打破了这一阵的尴尬。

“呀!贵人贵人!受吾等一拜!“来的是苏沐橙救下的四位渔民,他们身着粗布麻衣,黝黑的面庞,深陷的纹壑,澄澈的双眼此刻全全盛满感激之情。

苏沐橙赶忙掀开被子急欲下床,伸出双手婉拒这叩拜大礼。可是四人不依不挠,灰黑色的麻裤此刻就跟正好融化了的铁浆与地面这块已泛黑的铁板相粘合在一起,任他人如何也自岿然不动。苏沐橙无奈,抛了个眼神给莫君。老狐狸向前倾了倾身,嘴角抿笑,不紧不慢地向前迈出一步,然后就停在原地“这贵人是该好好答谢……“

苏沐橙一听他这么说,立刻瞪大了眼睛,一个跨步来到他身边“说什么呢!“

莫君不为所动,继而幽幽开口“不过我想此刻最好的答谢应是请阁下将所知一一详述“说到最后的时,莫君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凛冽。苏沐橙不由诧异和惊慌向后缩了半步,莫君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扭过头来又是宛如和煦春风的微笑。

“大约是在三年前,许多人和平时一样去湖边打鱼,可是到了晚间要吃饭的时候,好几户人家出门打鱼的人没回来……那天我在家倒弄渔网没出门,隔壁老李的婆娘嚷着老李还没回来,我想着去看看……这时候老李家的小儿子狗子吓了胆样儿的跑回来,整个人像中风了嘴里一直念着’妖怪妖怪’。“

“隔天有几个胆儿肥些的,凑了一帮人去湖边瞅瞅……回来也就没几个了,说是靠水的全被拖到水里去了,只有站远些地方的能逃回来

“后来大家伙害怕,可不捕鱼又不行,那个逃回来的又去了湖边几次说是妖怪隔个几天不会出现。”

“很多人都搬走了,没地方去的几个还留在这里“

“我们几个今天也就想着试一试不然就要被饿死了……“

苏沐橙和莫君走在阡陌上,脑海里还回响着刚刚村民们说过的话。苏沐橙叹了一口气,莫君瞥了她一眼“放心吧,刚刚我们给渔民的粮食够他们活好长些时日了“

“妖怪呢……“苏沐橙闷闷地说了一句。

“我己经派人去查清余孽了,到时候再同渔民们说一声,这样日子也就能恢复正常了“

“嗯……我还要把这件事告诉哥哥”苏沐橙突然停下,语气里透露出担忧。

莫君走在离她前方一小步的地方,侧回身去平静地望着她“通知他到无妨,只不过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苏沐橙整个人僵硬住了“不是受伤,而是他也是有任务在身。西边的水域也发生了此等事故,龙……额,平海君委托他去看看”说着突然自顾自地向前快步走去。苏沐橙悬着的心平稳落地,看出莫君的不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可是这个人从头到尾都一股子奇异无常,刚刚的“舌头打结”苏沐橙也就没放在心上。苏沐橙低着头想着出神。

“哎呀!你停下来作甚!”莫君笔直的如石像伫立,即使已经听到苏沐橙的嗔怪也毫无反应。苏沐橙鼓起腮帮,绕到他的面前,想继续质问却发现不知何时莫君的手里多出了一张纸条。

“阮江有异,我得速速前去。你还是快回宫吧。”莫君一脸冰冷顺势要离开。

“哎!等等!我和你一起去”苏沐橙伸手阻拦“我觉得……作为水神,还是新上任的水神……这种历练是很有必要的!”

“那这里怎么办?”莫君面色柔和下来轻声问道。

“有阳芜前辈帮我,我很放心”苏沐橙坚定地回答道。

“好。”

TBC.

【叶橙】碧波(3)

苏沐橙迷茫在水天一色的混沌之中,跌跌撞撞,不知东西。忽然一道强光闪现,苏沐橙急忙伸出手挡在眼前;感觉强光的刺激慢慢淡去,透过指缝,依稀可见一个人影。青黑色的衣裳……说不出的熟悉感。

“那个……请问你是……”

苏沐橙自己都惊了一下。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勇气,向着一个似真似幻的身影发问。

“啊!”

苏沐橙猛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蓬草的屋顶,苏沐橙还微微喘着气,没有从那个如此真实的梦境中清醒过来。她抬起左手放在额头上,拭去了冷汗。

“等等!为何左肩没有疼痛的感觉”苏沐橙面色凝滞,木木地再次抬起左手。她看着自己的手,一时间没有任何的思考。

“哟,你醒了”

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传来。苏沐橙扭过头去,一个男人捧着陶瓷碗向她徐徐走来。他面含微笑,可透露出的并不是真正的愉快,更像是带了一副和善微笑的面具。苏沐橙还是怔怔的,此刻呆滞地打量着他:不算英俊的面庞,有点虚浮的脸颊,苍白的面色;唯一起眼的大概就是他腰间的一枚碧玉。那块玉和苏沐橙的不同,碧绿更深接近大海的颜色,苏沐橙的是青天玉更加透亮。

“你,你是谁?“苏沐橙在男子接近的同时,有些胆怯的往后挪了挪,开口发问。苏沐橙总觉得这个家伙不简单。假意的微笑给人狡黠的感觉,像只狐狸。

“哦,在下莫君。是……天上的小神……“莫君说着把盛有棕黑药汁的瓷碗放下,双手覆叠前置,一副”君子端方“的模样。

”苏姑娘的伤小神已经尽力治愈,这是回血化瘀的草药,还劳姑娘趁热服用。“ 

苏沐橙警惕地盯着他,没有发话。莫君似乎知晓她心中的疑虑“小神是溯折星君,此番下凡是捉拿一妖孽,今日碰巧到湘水巡查……正好遇上妖孽作怪“

“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什么‘溯折星君’,还有你怎知我姓苏“

“小神常被帝君派遣到六界荒凉之地,没听说过小神的名讳是常理之事。至于苏姑娘……湘水女神苏沐橙,小神还是知晓的。“

苏沐橙敛眸思忖了一番“你刚说捉拿妖孽,可是今日这湖水中的魔爪?“

莫君眨眨眼“不,今日不过是那个妖孽的小小走狗”

苏沐橙望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交谈一番之后,苏沐橙已经愿意开始相信这位自称“溯折星君”的莫君。虽说脸上老是带着假笑,可是苏沐橙能感觉到他话语里多多少少有可信的地方,比方说莫君和她详细地说明了魔爪以及他将要捉拿的妖孽。

“上元时期,有海孽名兑,生于古海深渊,吸食死生腐物,引诱心术不正之人再将其吞噬。久而久之,力量壮大。当是时的龙王借助其余几位神灵合力镇压以身封印,才换来太平。距当时已经过了几千万年,近来人间……特别是江河湖海波澜四起……”

“兑似乎是借助了什么,可以派出分身去掠夺人的生气以滋养自己”

苏沐橙低着头听得很认真,莫君所说的她也曾在书上看到过。兑的力量来源就是生灵的生命,难怪魔爪会抓捕渔民。苏沐橙无意识地抬起头,正好对上莫君的眸子,他还冲她微微一笑。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