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火南印

【叶橙】春沐发

  “这个走位不行……如果这样呢……会不会好一点……哎呀!”沐橙重重地扔下笔,双手迫不及待地戳进秀发挠个不停“不行不行!”推着前桌借力站起,左手一把捞起长发摁在后脑勺,边走边甩着额前油腻的刘海,快步踱向卫生间。

  叶修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书接近一个小时的他此时接近百无聊赖的状态,老父亲说了叶家的企业你也要担待着些,于是乎叶秋非常热心肠地把自己念书时的经管用书双手奉上,呵呵。叶修对着靠落地窗的常青藤出神,是不是长新芽了?听到从书房一路而来的脚步声,抬头就看到沐橙颇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放下书,起身朝她走去。

  “怎么了?这是……要洗头?”

  沐橙把长发全全摞到一左肩上,露出白皙的脖颈。伸手拿过盆,取下花洒,开始放水。“头太痒了,数据分析不下去。”叶修倚在门框上,看她忙碌着“楼下洗头的老耿呢?”

  “这正月里哪里还有洗头店开着呀。”沐橙注视着盆不断上升中的水位,双手叉腰,有些不开心了地回答道。叶修低头一秒,迈步,双手搭上沐橙的肩膀“我来帮你洗。”沐橙一个转头,对他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从阳台拿过毛巾。沐橙看他手里还捎了个用来洗衣服的大盆,表示你真的是给我洗头?又添了一个塑料凳,请她坐下。“放心吧,今天就让我伺候你。”

  “哪天不是你伺候我……”沐橙娇嗔了他一眼,干脆顺着他的意思坐下。沐橙低下头,长发从眼前挂落“别忘了还有刘海!”

  “知道了,您就放松享受吧。”叶修嘴上回应着,手上忙活不停。沐橙为了不让水流入眼睛,就闭上双目,听到这他一声应的,不由嘴角上扬。

  热水淌淌流出,顺着发丝落入盆,沐橙可以感受到头上有些炽热的温度,以及叶修适道力度的按抚挠抓,想想这样一双手在给自己洗头,沐橙一个没忍住,美出了声。

  “笑啥呢?”叶修听到她咯咯笑,心情也好了很多。本来看书就看乏味了,给她洗洗头,让她放松放松,自己也开心。白色的灯光映上她茶色的秀发,叶修不得不赞叹自家老婆的头发真好。

  自打沐橙记事起,洗头这种事便是自己亲力亲为,好像连哥哥都没有帮自己洗过。现在这种感觉,是甜蜜,又有一些些得意,还有很多的是感动。不得不说叶修的洗头功夫还是很不错了,没有强抓的疼痛。沐橙感觉就是在这点点的泡沫里,痒,烦躁,通通裹着热水坠入盆中。沐橙悄咪咪地睁开一丝缝隙,盆中水过半,许多泡沫浮动在浑浊的水面上。唉,是挺脏的。洗了两次,最后用水冲一番,叶修关了花洒,拿来毛巾先揉了揉头皮,再顺着长发搓干,最后包裹起长发轻压在沐橙的头顶。

  “我帮你吹干。”

  叶修用脚挪开盆些许距离,沐橙接过他的手自己捧着长发。叶修拿起一旁事先准备好的电吹风,接通电源,按下开关。

  “噗呼——”

  “哈哈!”

  沐橙看他被吹风吹乱的发型,乐了起来。也真是,把吹风口对着自己的头开开关。“我这不是帮你试温度吗?”叶修耸耸肩无奈说道。

  沐橙披着干毛巾,背对着叶修,脖颈感受来自电吹风滚烫的温度。

  “你小心点……别烫着手了。”沐橙轻声嘀咕了一句。虽隔着电吹风嘈杂的响声,叶修还是借着卫生间的回应听到了她的提醒。

  “知道了。”

  吹头发的过程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卫生间充盈着热度,似汩汩暖流透过皮肤,再缓缓流进两人的心房。沐橙看着镜子中叶修低头专注的模样,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感觉很幸福。

  “好了!再帮你梳梳头。”叶修收起电吹风,从梳妆盒抽出木梳。从头顶到发尾,似徐徐春风的抚摸。沐橙低下头玩手指,但还是无比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他的温柔。

  “哥的媳妇真好看。”他眼里闪着星子,沐橙去抓住他的手,叶修恰好扣上。相视一笑。

  我在你眼里看见了春天呢。
  是吗?我也看见了,很美很温暖。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