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火南印

【张楚】无声恋爱


   
     楚云秀现在很慌。
   
    手里的中性笔咯咯响,没有垫本写试卷就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左手攥拳,前肘死摁着薄薄的科学试卷。右手写起字来早已是龙飞凤舞,楚云秀感觉脸上很烫,还有一股焦躁从喉咙处不断向上喷发。
   
    扭头,回头,伏案。
   
    钟表所示已是两点四十五分,楚云秀只知道自己现在离考试结束只有十五分钟了,但是她还有好些个大题没写完!
   
    焦躁。手心是一团的湿热,可脚底确实那样的冰凉,是一种脚底板向上刺的冷厉。手已经不自觉的抖了起来。笔杆此时十分光滑,楚云秀也使不上力气了,只能任由它倚靠在虎口处保持脆弱的平衡。
   
    这可是期末考,楚云秀最为一个不错的学生,科学的分数怎么说也应该要拿到手,更何况这个学期还去上了补习班,考不好……只能一言难尽。
   
    透过秋季的校裤,楚云秀知道现在自己的大腿也已经被恐惧的冰冷侵占。如坐针毡。
   
    扭头,回头,伏案。
   
    将左手的拳松开,伸直手臂,把掌压在屁股底下,期盼一点温暖。但事实传达的,只有湿冷外加颤抖。楚云秀看着试卷上的题目,白纸黑字,如此清晰。
   
    ”不行!不能这样放弃!楚云秀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握紧笔杆。
   
    怎么回事?这个反应式是不是这样写?这个计”算题怎么看都看不懂啊?实验题它要干什么呀!
   
    扭头,回头,伏案。
   
    算了算了,随便写一点先吧。就这样想,就这样做了。管不得中性笔和课桌碰击的声音有多大,楚云秀一股脑要写试卷,写,写,写上去。
   
    怎么还没响铃?
   
    扭头,回头,呆愣。
   
    科学考到三点半啊!
   
   
   
    下一场要考思社。
   
    即使多了半个小时,楚云秀觉得这也无济于事了。因为试卷真的太难了。而且她觉得自己的心根本静不下来,到最后交卷,她瘫坐在椅子上,眼冒金星,感受着强烈的心跳一点、一点平息下去。
   
    “同学,你写字的时候可以轻一点吗?”
   
    楚云秀往右边一看,邻桌的一个男生对她说道。楚云秀心里一紧赶忙回答“对不起”
   
    然后楚云秀就别回脸,左手扶额靠在桌子上,眼睛快速瞟了那个右桌男生一眼,脸有些烧。楚云秀是脸熟他的。
   
    男生带着黑框眼镜,利落的短发,严肃的神情,俨然一副学霸样。
   
    他身上有一种禁欲的气质,楚云秀觉得这样形容他好像有些冒犯,但是……真的很贴切呀。就是这样一种气质,以及还算不错的身高,楚云秀在人群中往往可以快速的找到他。而且还是一个楼层的,眼熟什么的,不知道他有没有。
   
    楚云秀低下头,抿了抿嘴唇。
   
   
   
   
   
    初三的日子紧张忙碌但还是很充实满足的。一次模拟考结束,语文老师发下了段里的优秀作文。楚云秀先是翻到自己班级:四班。是沐橙的文章被刊登出来了。楚云秀看的津津有味,沐橙恰好是她的同桌,两人关系好到不行,这不就日常沐吹“苏大才女真是好文笔!”话音落下后渐渐消失在空气里。楚云秀诧异怎么不回声,一瞧,苏大才女在看信呢。
   
    “叶学长怎么不考虑考虑你都初三了,备战中考的关键时期呢……”
   
    楚云秀嘴上念叨着,眼上继续回过来看作文。这文章看起来格调很高端嘛,用了好多概念、理论性的术语,谁啊?一班的,楚云秀心一紧。
   
    “沐橙这是谁啊?”
   
    “就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个嫌你写字吵的男生……撕表的时候我看了试场的座位才知道的……”
   
    楚云秀脸有些烧。
   
    张新杰。
   
    原来是他。
   
   
   
   
   
    楚云秀就在努力的奋斗中考上了市重点。
   
    这天正优哉游哉的去打水,拧开水龙头,杯子容量大,要等一会儿。她无意识的抬起头,怔住了。
   
    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看了她一眼,就俯下身打水。楚云秀心里紧张着,眼神飘到他拧回水龙头的手上,继而猛然低下头,关了放水开关,抡起水杯,径直往教室走,不由地加快了步伐,她觉得自己是落荒而逃的。
   
    原来他也在这层。
   
    楚云秀坐在位置上,脸有些烧。
   
   
   
   
   
    高二要备战历史大考,楚云秀等到教学楼灯熄了,拿起一本历史书揣在怀里从四楼往下走。来到二楼,这层楼有直接通向生活区的走廊,楚云秀从这幢楼的右侧楼梯往下走,看到高一的教室灯还亮着,路过自己高一教室的时候往里头瞧了一眼,灯光打在脸上,有些刺眼。真的是一转眼,楚云秀看到远处对面楼梯下来了一个人,身形有些熟悉,可太远了再加上灯光昏暗,楚云秀其实有些不确定。
   
    好像他呀。
   
    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楚云秀探头往前快走了过去,离转角走廊还有一个教室的距离。
   
    她慢下了脚步,心里有些紧张。
   
    男生好像看到了自己,本来一本正经往走廊拐的他往自己这里看了一眼,别回头,然后,又看了一眼。楚云秀悄悄地走在他身后,很远的一段距离。这走廊上还有几个学生。有个女生很快地走,经过男生的身侧,原本也没什么。
   
    可是,他扭头了。似乎是想看看经过的人是谁。楚云秀看到这一幕,心里很紧张,抱紧了怀里的历史书。战战兢兢终于走到走廊尽头时,楚云秀跑了,从另一头跑了。
   
   
   
   
    眼熟是肯定的。
   
    早上出操他站在他们班级的最后一排最里面那个;他总是把校服穿得很正式,夏季校服的扣子一定要扣到最上面那个;下午跑步的时候偶遇过他;吃饭也经常看见。运动会参加男子八百米,他是个优秀的学生,老师都很开心地在一旁谈论他,问及楚云秀和看比赛的一帮同学是否知道他时,楚云秀僵硬地摇了摇头。
   
    他是个很一丝不苟的人,甚至楚云秀觉得他有些死板。英语大集训的课间他不起身,只是专心的在写些什么。是题目吧。他那样严谨,和钟表的发条一样,精准、紧绷。这和自己的随性是那样的格格不入。人家还是个大学霸,自己最多也就不错这样吧。
   
    自己和他……不好……
   
    楚云秀就这样和他脸熟着,她还不能确定男生是不是真的眼熟她,说不定他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呢。
   
   
   
   
   
   
    高中三年就这样,总体上平淡地过去了。
   
    楚云秀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重点大学。毕业典礼的那天,大家都在学校报告厅的门口合照留念。人比较多,楚云秀本来想拉上沐橙一起拍一张,可一转身,人流就冲散了两人。
   
    人真的好多啊。
   
    “哎呀!”
   
    身后有人挤过来,楚云秀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向右边倒去。有一股力量拉住了自己。待楚云秀站稳,甩甩头发,眼前眩晕消失之后,边抬头边道谢。然后,楚云秀怔住了。
   
    戴黑框眼镜的男生微笑着,没有说话。楚云秀知道,他在看自己,现在心里十分紧张。
   
    “秀秀……哎?”
   
    沐橙挽着叶修的手朝楚云秀他们走去,看到这两人站在一起有些疑惑。
   
    “怎么,你俩认识?”叶修开口道。
   
    “不认识不认识!”楚云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赶忙否认,现在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紧张。脸烧得灼热。
   
    “你好,我叫张新杰。”
   
    楚云秀对上了他的眼睛,透过镜片,那是漆黑的,纯粹的,甚至她看见了自己的倒影。阳光很好,似金粉洒落在他柔和的脸庞上。
   
    “你好,我叫楚云秀。”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