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火南印

【无脑段子】红吉

狗雪 微茨草 酒红 晴乐

-

大天狗最近有点郁闷。

因为阿雪不和他一起日常打探索了。

大概是有一天,庭院突然下起了雨。大天狗记忆里庭院都是樱花飞舞,微风徐徐。这下雨应该是第一次吧。一觉醒来,抖抖翅膀,把掉落的羽毛一根根拾起存好,将来可以做成羽毛礼物送给…大天狗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的喜悦早就伴随着羽毛小小急促的扇动悄悄流露出来了。

“哇啊啊啊!”

非酋阴阳师又开始嚎叫了?!

大天狗收拾完羽毛后,才来到庭院里。看着大大小小的式神们都聚在一起,估计是来了新的妖怪。奇怪,也有一会儿了,为什么大家都还一动不动地围在前面呢?就像是在看什么似的。大天狗扇动翅膀,飞离地面,以更高的位置俯瞰。

翅膀一个呆滞,差点掉下去。

雪女和新来的式神在一起“玩雪”?雪童子刚来到庭院,由于惧怕,没能控制住自己,给庭院来了一个雪走。萤草受到了惊吓,双手握紧蒲公英大叫了一声。

非洲阴阳师就看到自己和隔壁的栅栏破了一个巨大的洞!匆匆忙忙跑到隔壁和同样“受惊”的茨木说明情况,也希望右隔壁的阿爸可以修缮一下栅栏。

也是在众怪面临突如其来的攻击时,有的后退,有的呈攻击姿态。雪女飘上前去用同为冰雪的力量挡住了雪走的挥斩,毕竟是二星式神,攻击还是比较轻易地挡了下来没有误伤。非酋阴阳师一看觉着有戏,立刻上前“同为冰雪一源,你们定能好好相处!”“阿雪呀,雪童子就交给你了”“姑姑这次你就可以休息了,虽然还有一大群R崽拜托你”

就这样,阴阳师每次都带着阿雪、雪童子和萤草去打探索升级,其他的…比如大天狗、鬼使黑白,黑白童子自动打御魂。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即使是几天,大天狗心里也不好受。他真的很想甩一个羽刃暴风给那个非酋阴阳师。

后来的一天,大家都没有任务,就在庭院里休息。隔壁的茨木邀请萤草去喝茶,隔壁的酒吞向红叶送了好几坛说是自己精心挑选的酒。哦,自家黑脸晴明终于勾搭上了左隔壁的神乐阿妈,至于去哪里了,式神们也不知道。

大天狗选择去了后院,桌上也没有饲料,宠物也不会来。一个人静静地坐着。

“大天狗大人”

桌上多了一盘水晶樱花饼。

大天狗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雪女,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相顾无言片刻。

“今天早上刚做的,大家都有份,大人还是赶紧尝尝吧。”说完,雪女就轻飘飘地离去。

大天狗想伸出手去抓,可最终握住的只是自己的羽毛。

孤身在后院吃着饼,拿起来的时候发现底下好像压着什么东西,先把阿雪送来的饼塞到嘴里,嗯…美味,然后把被压在饼下的红彤彤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吉”呀。

大天狗笑着,把红符收好,美滋滋地吃饼。

果然…还是在意吾的。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