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火南印

【叶橙】函数定义

私设较多,文中有解释
有微量张楚
排版烦人:)
_
  “啊……好烦啊!“楚云秀耷拉着脑袋依靠在苏沐橙肩上,茶色和栗色的发丝相互缠绕,透过教室玻璃窗的阳光在上面打下柔和的阴影。楚云秀两手抓着数学书,使劲伸直了胳膊,与水平课桌成一定角度地上下摆动。

  总算是舒服一点了。楚云秀直起身子舒了口气。

   “数学老头也真是的!拿些题来做不好吗?偏偏要考
个什么基础定义……看数学书……我又没他那高深水平,能看出什么名堂来呀。”楚云秀鼓起腮帮愤愤不平道。

  “好啦”苏沐橙轻轻推她的肩,以极为温柔的语气应和她“时间也不早了,自习结束了赶紧回家吧。”说完便开始收拾书本和文具。

“实在不行的话……叫你家张大学霸给你讲讲呀!“苏沐橙扬起一抹狡黠的笑,荡漾的语气让楚云秀的脸颊上飘起一层绯红。

“叶学长无论多忙也肯定会帮苏大小姐讲题的。”阴阳怪气的语调透露出楚云秀的不甘示弱。

“快走吧!“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在空气之中奏响,渐渐化为余晖下并肩拉长的背影。


“回来啦”叶修正摆弄着餐具,木制的小方桌上有两碗热气腾腾的面。

“今天吃面啊,你煮的?”苏沐橙放下书包穿上拖鞋快步来到餐桌前。

“你哥出去比赛了,昨天你说想换换口味嘛,今儿个煮面正好。”叶修和苏沐秋是H大的学生,计算机专业,苏沐秋带着社团的人出去比赛了,今天家里只剩叶修和苏沐橙两人。

“我们那个数学老头可有意思了,说要考考我们数学定义“苏沐橙心满意足地喝了口汤“你放了什么,这汤味道很足”边说着夹起面条小心翼翼地往嘴里放。

“你喜欢的酱”叶修抬起头,柔和的目光落在苏沐橙身上。

“我记得家里吃完了的。”苏沐橙顿住了手上夹面的动作,疑惑地望着叶修,实在是想不出合理原因的模样。

叶修轻笑了一声随即催促道“快吃吧,凉了可就辜负我手艺了“继而俯下身子呼哧呼哧地吃面,没有回答苏沐橙的问题。

看着漂浮在面汤上的青菜和盖在面条上煎得金黄的荷包蛋,苏沐橙此刻的心情就像那漂浮聚散的汤油,聚拢的期待,散开的害怕,以及这聚散之间的忐忑。她将发丝撩到耳后,看了一眼叶修,也俯下身子吃面。

叶修吃的比较快,他将筷子整齐放置在碗旁时,苏沐橙还差最后一口面。

看来是饿坏了。叶修不动神色,等到苏沐橙将这口面咽下

“我今天中午去买的”

“啊?可是那家店离这里很远的,你最近又要写代码很忙,哪里会有时间……”苏沐橙将“帮我”这两字活生生地咽下,这可比咽下一口面难得多而且还伴有苦涩的味道。

“你喜欢嘛”

苏沐橙看着叶修一脸无辜的样子,羞赧不知从何处冒上脸颊,可自己又是无可奈何;只得匆匆把碗筷收拾好,不再去看他的眼睛,因为苏沐橙总觉得那双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的宠溺。

“自作多情吧,一定是的。”苏沐橙看着水流冲刷瓷碗。

在她十二岁那年哥哥带回来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就是叶修,据说是为了逃离家中强制安排的人生而离家出走。H大的学生宿舍赶上难得一回的大装修,所以哥哥和叶修都到家里住。苏沐橙的记忆就如同这水流一般缓缓流淌而出,三年的光阴,不长也不短;而感情,也像这水流,缓缓缓缓的,可以说是沁入心田回味百滋,令人痴痴难忘,但还远不至汹涌澎湃,倾泻而出的程度。

那这份心意又算得了什么呢?

苏沐橙拧紧了水龙头,断了回忆。

“你不是有问题吗?”坐在客厅里叶修突然冷不令丁的来了一句。

“啊?”苏沐橙被他突然的发问吓住了脚步“我没提呀?”

“吃面的时候不正吐槽着呢,还没问题?”叶修似笑非笑宛如一只狡猾的狐狸。苏沐橙看着此时的他,感觉就差一双耳朵和摆得正欢的大尾巴,当然这些都已经经过苏沐橙的脑补完美增添了上去。

苏沐橙吐了吐小舌头,踩着小碎步把数学书拿出来,摊开放在叶修面前,指着上面一段文字“怪老头明天要考我们函数的定义,你说这有什么好考的!”顺带歪了歪头表示自己的不解。

“一般的,在一个变化过程中,假设有两个变量x、y,如果对于任意一个x都有唯一确定的一个y和它对应,那么就称x是自变量,y是x的函数。x的取值范围叫做这个函数的定义域,相应y的取值范围叫做函数的值域”课本阐述函数的传统定义,叶修用手指一字一字清晰地念了一遍。

“函数呢,要注意它的一一对应性……对于任意一个x都有唯一确定的一个y和它对应”叶修突然停住抬头看着苏沐橙。

苏沐橙二丈摸不着头脑催促道“继续呀,这个要怎么理解?”

叶修抓起苏沐橙的手,苏沐橙突然心生一股掺杂着羞涩的惧怕,她从来没有见过叶修这样,那双深邃眼眸直直盯住自己,是一种自己的整个灵魂都被看穿了的感觉。




“一个你,只能对应一个我。”






第二天的课堂问答如何,测试题目怎样,苏沐橙全全不记得。她只记得那双坚定无比的双眼为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解答。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缓缓如水的感情从来都不逊色于汹涌澎湃的轰轰烈烈。

评论(4)

热度(50)

  1. 纸火南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