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火南印

【双鬼王】偏执

应该亲情向

-

混沌天地,清浊分明。夜尊记忆的源头里只有哥哥和刚刚孕育而成的天地。他们没有父母,两个人相依为命。在夜尊看来,哥哥的确是比自己出色不少。沈巍的异能觉醒的早,兄弟不用挨饿都是靠沈巍去战胜幽畜和其他攻击他们的人。夜尊对哥哥很是崇敬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无能而忿恨。

他不想哥哥那么累。他不想成为累赘。

兄弟两个人一般都生活在山洞里。沈巍出去找食物的时间挺长的,夜尊便趁着这个空档偷偷地练习格斗。不过是想和敌人战斗的时候减轻哥哥的负担,所有练习的招式全部都是照猫画虎,看着哥哥每次挡在自己身前战斗的模样,“一定要变强”,那些招式早已熟记于心,夜尊一想到日后能同哥哥并肩作战,手脚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一天,又是幽畜来袭的日子。

这些个丑怪的家伙很喜欢占据山洞,喜欢四处游荡。沈巍挡在夜尊的前面,嘴里说着“在我身后,小心。”夜尊记得很清楚这是自己练习格斗的第一千四百五十六天。沈巍两腿成弓步姿势,双手握拳,蓄势待发。

面前丑陋的生物发出嗷嗷的嘶吼。沈巍神色紧绷。刹那之间,前奔而去。一脚的回旋,手上黑能量的攻击,墨光一闪,长刀在握。双脚踢它个晕眩,空中腾跃,一斩。

解决了三个家伙。

夜尊咬了咬唇,双眼盛着即将溢出的担忧,不甘以及愤怒,这些个不明的情绪已经染红了他精致的双眸。

“呀!”白衣似箭,离弦而发。那声怒吼似是宣告着他将第一次能够保护自己的兄长。

沈巍恰好挥刀斩下一个幽畜的头颅顺着惯性撇到夜尊那张倔强逞强的脸。还来不及沈巍发话,夜尊已近身一只幽畜,一拳砸向那东西的“胸膛”。好歹还是有点能力的怪物哪里会这么轻易地被打退,顷刻反倒是夜尊连连后退,还来不及站稳,那个家伙一跃,石头般的拳投进夜尊的腹部。

一抹赤红,一味腥甜。

下巴不受控制地下落,口腔里的鲜血从腹腔汹涌而上。

时间似乎静止了,夜尊现在脑子里唯一所想的是

“哥哥”

“嗷呜!”幽畜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可还是不忘要让夜尊分担一些,直直甩开夜尊,自个儿再倒下。沈巍斩裂了那只幽畜的后背,带上一个黑能量的攻击,彻底让其死亡。沈巍虽然有些慌张,但还是屏气凝神抓紧时间解决剩下的怪物。有着复仇意味的斩杀,想要将其撕裂的欲望,缠绕着黑能量的长刀沾满了幽畜令人恶心的体液,同夜尊无二的眼眸此刻也是血丝满布,甚至蔓延开,到眼角突起的青筋。这个过程他虽一言不发但那一挥一斩一起一落全都发泄着沈巍压抑的怒火。

很快的,全部斩杀。

沈巍喘息着,长刀消失,双拳紧握,快步来到夜尊身边。此刻夜尊前襟渗透着他自己的鲜血,在白色的衣裳上显得格外刺目。

“哥……”

“别说话,我帮你疗伤。”沈巍很干脆地一手扶起夜尊,一手运行着黑能量。

“额……”夜尊倒吸一口气再平复下来。

训斥的话沈巍是不想说的,自己这个弟弟生性极端,旁的话怕是听不进去的。

“你干什么?”沈巍的语气很平静就连双瞳此刻也如一汪静水,毫无波澜。

夜尊看着哥哥,“哼”的一声笑了出来。

“好歹我也保护了兄长一回……以后……我都会的”

一脸的逞强。沈巍早就看穿夜尊的小心思了“在这之前,你给我把伤养好,其余的……再说吧。”语毕便起身朝山洞里去。看见哥哥这样子,夜尊加深了脸上的笑,急忙起身想要追上哥哥的步伐。一手捂着腹部,一瘸一拐的追逐着。

“你从来都没有抛弃过我”夜尊知道的,哥哥是最疼他的。

一黑一白两相依。大山虽然很荒芜,可在夜尊的眼里,能陪伴着兄长,往后还可以保护他,就算每天吃着难以下咽的吃食,也很好了。

那个时候他们还都没有名字,只有“哥哥”与“弟弟”的称呼。那个傻傻的弟弟只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