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火南印

【无脑段子】去打结界呀

大概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我带着寮里的崽子们去打结界。

好,接下来是双方选手入场!

我这个非洲·体力弱爆·攻击无力的阴阳师站在后面,看着刚穿上清风雅乐的狗子和换上霜雪连莲的阿雪,再看看招财进宝的萤草…对面有个原皮的茨木。

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茨木…

算了,接下来开始战斗吧!

为了结界卡,冲鸭!

果不其然,非洲阴阳师和他一直没有升级的龙很快湮灭。

对方有酒吞,鬼葫芦一口一个火球,阿雪的血条接连减少。对方还有红叶,我算是见识到了枫叶的威力,群攻也很不错,只不过我的阿雪没撑住…

大天狗没有站在雪女相邻的位置上,而是被阴阳师派到最右边的占位。大天狗不知道这样的安排算什么,最后一击的风雪就在刹那间消失殆尽,无影无踪。明明有了雪幽魂,还是不行吗?

“羽刃暴风!”

萤草站在最当中,她听见大天狗隐忍而又决绝的声音,明显感受到其中包含着无处宣泄的痛苦,眼前的风暴就是他的痛苦,肆虐狂放。强力的一番攻击之后,对面只剩下两个式神:茨木和以津真天。

以津真天的群攻很是了得。没有鬼火了,治愈之光无法发动,大天狗用最后的一点血,发动了羽刃暴风。萤草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最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淡淡的,又伴随着鬼火的燃烧忽的不见了。

鸠获得了鬼火,发动毒蚀,以津真天死亡。茨木发动地狱之手,场上最后只剩下他和萤草。

治愈之光,回血。

普通攻击,萤草血条损失1356

茨木血条过半

吸取987

茨木获得鬼火,发动地狱之手

萤草御魂狰触发,吸取加暴击攻击1901 回血862

萤草攻击吸取加部分回血

茨木普攻

萤草吸取

非洲阴阳师至今还是愿意相信网上的御魂搭配和传闻的,因为萤草觉得自己一度遇上的都是假的SSR

 


评论

热度(13)